假装自己记得中秋节的样子

强行中秋节【传说中ooc的流水账式的作文风脑洞记录】




   时间,中秋节。天气,雨。气温,冷。看月亮?别说月亮,白天都没见着太阳什么样晚上出来买个烟还突降大雨了,什么鬼,这破事儿都让哥赶上了还?
  “总算停了我去,什么玩意儿!”还没来得及整个人踏出便利店的门, 一团灰不溜丢的东西擦过叶修的面颊掉在了地上。
  叶修稳了稳呼吸调整好心跳才僵着身子低头看了自己脚前的不明物体。灰灰的一团,有耳朵,仿佛有呼吸,仿佛有毛,仿佛是只,兔子?
  “守株待兔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算不算被兔子碰瓷?”叶修叼住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风刮来的兔子?”抬头看了看周围,懒懒地喊了声“谁家的兔子跳楼自杀了?”
  烟烧了一半什么人都没有出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叶修看着地上湿乎乎的一团,嘴角抽了抽,转身回店里买了块毛巾。
  “你是什么人!”叶修看着床上头顶着块熟悉的毛巾,黑着脸霸占了自己被窝还一脸理直气壮的人不知道该不该夸夸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这可能是块国产钢化玻璃做的吧。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这是我房间。”看着人抿唇,皱着眉毛探究的盯着自己默默地放好口袋里的钱包香烟钥匙。“说吧,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面前的人愣了一下“韩文清,广寒宫。”
  “噗,广寒宫?你家的名字这么小仙女?看不出来啊。”自称的韩文清的人表情又严肃了几分。
  “不是我家,我房子叫霸图。我在广寒宫门口捣药被砍树的那个挥下来了。”
   屋子里陷入了沉默,十分钟后,叶修仿佛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该不会还有个女的叫嫦吧?”
  “嗯。”
  “你该不会是只兔子吧?”
  “嗯。”
  “灰色的?”
  韩文清默默地移开了视线,莫名透露着一点同情“你的视力不太好?”
  叶修吃了瘪,就算你是只兔子这怼人是不是太熟练了点。
  “一般兔子妖不应该都是软萌的么”叶修说着摘了人头顶看着有些可笑的毛巾,看着韩文清随着他的动作警觉的避开人探向他头顶的手“反应还是像的”。
  这下同情的眼神直接向着看傻缺的方向发了。
  “哎,我说清啊——”
  清字一出,韩文清一个哆嗦,脱口而出“闭嘴。”
  “文清?”
  “滚。”
  “韩文清?跟要吵架似的。小韩?”
  “你才活了多少年。”
  “老韩啊——”叶修选择从善如流,这兔子不会是狂暴症吧,这么暴躁“老韩啊,你对让你脱离被冻死或者被野猫野狗叼走的我就不能温柔一点么。”
   叶修一脸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看着韩文清一言不发,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你们广寒宫就三个人,不对,两个人一个兔?你怎么掉下来的?你不是个兔子么,怎么还有肌肉?你”
  “闭嘴。”韩文清的太阳穴跳动了一下中午咬牙切齿的打断叶修继续刨根问底“比天天砍树的吴刚还烦,有力气捣药去!”
  一团白光闪过床上又不见了人影只有一只毛绒绒的灰兔子蹲在枕头上撅着屁股摆出睡觉的姿势。
  叶修看着活人变兔的神奇景象又一次为自己的心脏承受力而赞叹“老韩啊,你还回去么?”叶修爬上床,伸出手探向毛绒绒的一团,却见团子向右一个翻滚便拉开了距离待在了枕头右边。
  叶修有些不甘心地收回手,扯过被子躺好“老韩,给哥摸一下呗?”没有回答,叶修又试探着伸手,这次没有被躲开,叶修揉两下“啧,手感真好!”
  没了阻止,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兔子毛,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隐约听见了耳旁有人的说话的声音“不知道。谢谢。”
  “叶修!松手!”叶修下意识收紧了手指,手里柔软却又有些扎手的触感又忍不住摸了两把。
  “起来!”
  “老韩,别闹。”
  “你摸小狗呢你!”
  叶修顺着床头慢悠悠地从被子里蹭出来“我摸兔子呢。”
  韩文清感觉自己的额头一定有青筋跳了下“滚。”然后踹了人一脚成功地让宛如无骨动物瘫在床头的人下床站好“洗漱去。”
“该干嘛干嘛去。”韩文清终于忍不住一横眉瞪了一直盯着自己的叶修,却见人宛如松了口气的样子,慢吞吞地说了句“性格不会变,别变成兔子比较好。转身找账号卡去了”
  “有病吧。”韩文清不解。
PS:理发师是一个连韩文清都不放过的可怕的存在,被迫做了软化的韩文清即使剪短了头发也没能改变这柔软的变化。

评论(4)

热度(21)